我亲爱的弥赛亚。



悲从中来。    -[在路上。]

 

前几日有一次做梦,现实中的隐忍全部爆发出来,之后残局让自己在梦中悔恨害怕不已,是那种醒来之后长舒一口气,幸好没有发生的心有余悸。

我们隐忍的人和事,就是为了不撕破脸皮的各种圆满。不可以为了上司非要定一本书名,你觉得俗不可耐就和她翻脸,因为你还要看她脸色吃饭,不能够为点小事和男朋友拌嘴,一口气上不来就摔杯子大呼小叫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伤了心今后的相处总会有缺口。《蜗居》里怎么讲来着,人其实本没有形状,别人把你捏成方的你就是方的,把你拍成扁的你就是扁的。我看的到那些我也曾经有过的嫉妒和欲望,看的到不甘心和想得到。

总是害怕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就要过去,以后的我或许会经常想念起今年这个夏天,怀念起在许多个傍晚座无虚席的雪多冰,怀念坐在非凡看着窗外的风景从光明转为幽蓝的时刻,想念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烧热后颈的感觉,其实把自己裹在厚厚的大衣里的感觉也很不错。只是那种耀眼的感觉和温暖的人们是以后再也无法寻回的。我不过是在地铁厢里一秒一秒地变老了。

悲从中来。

 

 at  2009-11-17 11:33:3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人定归本。    -[幻。]

 

其实我并没有完全沉睡,有些恍惚而已,依稀感觉面前有人影在晃动。

那样的时刻,已不再害怕。

只有难过,那种难过是一颗石头,就这样沉甸甸的压在胸口,是无法喘息的,是无法移动的,是无法爆发的。就这样越压越深,生不如死。

然后就进入了一条隧道,像高速公路的隧道,很快且平顺,周围都是模糊不清的,耳边充斥着冰凉的器皿敲击声,叮当叮当叮当。只觉得冷,风飕飕地从小腿灌上来,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就是那些敲击声,反而开始害怕起来。还有,头顶的探照灯,多么的讨厌,它让我感觉好似全身赤裸般任人剖析,无处躲藏。

灵魂的重量原来这样深刻。

 

 at  2009-10-29 22:59:53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
共16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