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亲爱的弥赛亚。



悲从中来。    -[在路上。]

 

前几日有一次做梦,现实中的隐忍全部爆发出来,之后残局让自己在梦中悔恨害怕不已,是那种醒来之后长舒一口气,幸好没有发生的心有余悸。

我们隐忍的人和事,就是为了不撕破脸皮的各种圆满。不可以为了上司非要定一本书名,你觉得俗不可耐就和她翻脸,因为你还要看她脸色吃饭,不能够为点小事和男朋友拌嘴,一口气上不来就摔杯子大呼小叫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伤了心今后的相处总会有缺口。《蜗居》里怎么讲来着,人其实本没有形状,别人把你捏成方的你就是方的,把你拍成扁的你就是扁的。我看的到那些我也曾经有过的嫉妒和欲望,看的到不甘心和想得到。

总是害怕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就要过去,以后的我或许会经常想念起今年这个夏天,怀念起在许多个傍晚座无虚席的雪多冰,怀念坐在非凡看着窗外的风景从光明转为幽蓝的时刻,想念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烧热后颈的感觉,其实把自己裹在厚厚的大衣里的感觉也很不错。只是那种耀眼的感觉和温暖的人们是以后再也无法寻回的。我不过是在地铁厢里一秒一秒地变老了。

悲从中来。

 

 at  2009-11-17 11:33:3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迷城。    -[在路上。]

 

 

有一种机器叫做cold sleep。据说把人放在里面冰冻起来不会死也不会老,然后在充满希望的未来醒来,但是心还是保持在冰冻前的一个状态。来北京之后,似乎所有的思维,记忆都停止了。夏天快要结束,来不及穿越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,去寻找一颗生长在角落里的香樟树。站在城市里,楼宇之间,可以看到浅蓝色的天空,仿佛一束光线,慢慢伸展下来。或者在蜜糖色的黄昏里,照射出疲惫眼神里安然的自己。只有这样的黄昏,这样的天空,才是我喜欢的。不熟悉的街道,不熟悉的人群,全都使我恐惧。

亲爱,还是觉得没办法对自己或对你说“一切都会好起来”这句话,当一个人无助时,这样的话语听起来像是敷衍,让人更沮丧。你知道有时候,内心的苦楚无法用任何语言与文字能形容,也无法寻找到正确的途径去发泄,唯一能做的,只有煎熬,然后自己慢慢走出。我只是想为你做那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恰到好处的人,在你不作任何语言的时候,能读懂你内心的不安,在你沮丧时,说出你想听的话,可是事实证明,太困难。一切都是个人行为,懂得如何去排检焦躁,与现实对抗,保持清醒理智,是很久的功课。

生活总是以喜剧的形式呈现在表面,背后却是没完没了的悲剧。

我知道,每个人都有柔软之处。生命至此,庆幸你我都没有丢失细微的感知。只愿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,像是脱离一片海洋,从高空俯视其中的波涛汹涌。生活便是在海中行驶的帆船,不知道身后的浪潮有多大,也不知道浪潮何时真正过去。随处都在小心翼翼,甚至有些恐慌。要有对抗现实的勇气,慢慢发现自己的潜能,去拥有不再害怕这个世界的勇气。

 

 at  2009-08-17 14:08:2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
共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