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亲爱的弥赛亚。



2012,谁知道呢。    -[在路上。]

 

这个世界

足够的迷茫

不安全感及不确定感

失心症

痛苦伤害

假象

以及心安理得

妄想。

很早就已有这样的顿悟,对于生活的各种问题以及复杂性。要是从内心里得不到答案,那么它们始终只具有很小的意义。

刚翻到POE写来的邮件,两张照片以及一段话。

突然在想,如果还在浪费自己的青春,的确有人讲,生命里的有些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,就如同此时,我伫立在这里,时间对于我来说是静止不前的。现在,什么事情停留在欣赏的时间都很短,逐渐会想不起前一天发生了什么,是怎样的情怀。然后我依然按照每天理所当然应当进行的步调去走。类似一种健忘症,暗自希望自己能够简单快乐,清楚的表达,如果有时间希望能留给单纯,但是越来越失望,因为渐渐发现,原来对于他他他,有趣的只是棋逢对手,某天早上看见镜子里有一张嘲笑的脸,也没有太过分惊讶。就犹如癌症病人与世界末日间的角力,虽然这样比喻显得生硬。

好吧,真正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,或者是不在身边或者是都见不着面。你们过得好就行。

 

 at  2010-07-11 22:46:05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我们度过河,于是看到另一个自己。    -[在路上。]

 

好像不写年末总结就跨不了年一般,没有一个完整的句号。

我是一个勇敢的胆小鬼。

其实确实有那么一天,我发了白日梦,以为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歌手,到不了王菲的一半,也抵过春哥十个。可事实是醒来以后,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音更像是被你遗弃的一只小兽,声线轻飘,唱的,还不如说得动人。春哥万万岁,春哥都红了。我还是那个老样子,好歌唱到一半眼泪已经落下来。

“有一天,我也想,跟他一起去逃亡。”以前反反复复的听这首歌。只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走出来,站在我身后告诉我一句,别怕,有我。As always.等歌唱完了,我也就该明白,最后的事实也就是这样,一年一年的过,反反复复的和自己纠结,最后出口找到了,前方隐隐约约的幻光口,站着一个人向我伸出双手对我说,走,带你远离。也就该放弃些忘记些那些本来是理所应当属于你的。毕竟二十二岁还是可以穿一双布鞋,可以同你行行停停,可以观花,可以望月。

我只希望,都来得及完成这些那些的理想。

试图写很多字,写了删,删了写。返璞归真不是坏事,可拿简洁的词汇记下来不是会觉得不妥否则就是不甘心。我好像在今年又找回来自己。可是我害怕那个自己,既不是你爱的那个我,也不是你心疼的那个我。手指在键盘上不断重复一句话,我总是想把她变成真的,活的,马上就能发生的,或者是来过的你介意了的。于是我回头看,写下这段,有时候我害怕你走得太快,我跟不上你的脚步,弄丢了你,而我慢得淹没在时间里,缓缓前行。这让我感到恐惧。

我的先生,说要一起去广州,我想广州也好啊,怎么说也有很多吃的。可是后来,我的先生一直在拍照,出差,一直都很忙,后来都忘记了这件事。不过还好,我们都在这里,虽然我从未喜欢,可你能给我带来欢喜。

8月,8月我在北京。最后还是远离了成都,去陌生的地方。这里有最暴热的夏天,最干冷的冬天,最大风的春天,最美丽的秋天。有我期待的旅行,有像宽巷子的南锣鼓巷。一个朋友,糟糕的工作。烤肉鸡翅膀。这样和你已经很满足了。已经很好。

今天我只是想沉静下来好好的写给你,一首未来的情诗。如此,感谢你陪我跨过人生。

 

 at  2009-12-31 12:58:2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
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